<label id="9tykt"><track id="9tykt"></track></label>

    1. <tbody id="9tykt"><output id="9tykt"></output></tbody>
    2. <rp id="9tykt"><acronym id="9tykt"><u id="9tykt"></u></acronym></rp>
      <dd id="9tykt"></dd>

      首頁 > 新聞中心 > 王世襄家具定制明式十六品
      產品類別 / CATEGORY
      聯系我們 / CONTACT US
      員外樓紅木家具責任有限公司
      聯系人:彭小姐
      聯系電話:18928126669
      中山店:0760—87770333
      郴州店:0735—7608888
      郴州工廠:0735—6111111
      郵箱地址:409950002@qq.com
      郵箱地址:605893333@qq.com
      中山店地址:中山市大涌鎮岐涌路38號
      郴州店地址:郴州市五嶺廣場市文化中心附四樓
      郴州工廠地址:郴州市開發區長沖工業園四棟
      新聞中心
      王世襄家具定制明式十六品
      編輯:郴州市員外樓紅木家具責任有限公司   發布時間:2018-11-17

      王世襄家具定制的明代家具“四大名木”之一的鐵力木(學名:格木),現為國家二級保護植物。廣東一帶稱鐵力為東京,而把一種清末進口用來做船的木坤甸成為鐵力。 坤甸價低,請注意區別。隆慶元年(1567年)《兩浙南關榷事書》開列的“各樣木價”可知:紫檀每斤為銀一錢,而花梨(包括海南黃花梨)、烏木四分,鐵力二分,即紫檀價是花梨的2.5倍。鐵力木(格木)為黃花梨的一半價。


      中式家具,能流傳下來實物,并得到世界家具界推崇的就是明式家具,現代我國流行的新古典主義家具也多多少少是在明式家具基礎上發展出來,保留了明式家具娟秀的姿態。王世襄先生提出的家具十六品是簡練、淳樸、厚拙、凝重、雄偉、圓渾、沉穆、濃華、文綺、妍秀、勁挺、柔婉、空靈、玲瓏、典雅、清新;八病是繁瑣、贅復、臃腫、滯郁、纖巧、悖謬、失位、俚俗,我們從十六品說起。


      一品 簡練

      紫檀獨板圍子羅漢床


      這種塌北京匠師通稱羅漢床,由于只容一人,故又有“獨睡”之稱。


      床用三塊光素的獨板做圍子,只后背一塊拼了一窄條,這是因為紫檀很難得到比此更寬的大料的緣故。床身無束腰,大邊及抹頭,線腳簡單,用素冰盤沿,只壓邊線一道。腿子為四根粗大圓材,直落到地。四面施裹腿羅鍋棖加矮老。


      此床從結構到裝飾都采用了極為簡練的造法,每個構件交代得干凈利落,功能明確,所以不僅在結構上是合理的,在造型上也是優美的,它給予我們視覺上的滿足和享受,無單調之嫌,有雋永之趣。


      注:大(dà)邊:四框如為長方形,長而出榫的兩根為大邊。如為正方形,出榫的兩根為大邊。如為圓形,外框的每一根都可稱之為大邊。


      二品 淳樸

      紫檀裹腿羅鍋棖加霸王棖黑漆面書桌


      這是一張式樣簡單但又極為罕見的書桌。


      它沒有采用無束腰方形結構的常見形式——直棖或羅鍋棖加矮老,而是將羅鍋棖加大并提高到牙條的部位,緊貼桌面,省去了矮老。這樣就擴大了使用者膝部的活動空間。正因為羅鍋棖提高了,腿足與其他部件的連結,集中在上端。


      這樣恐怕不夠牢穩,所以又使用了霸王棖。霸王棖一頭安在腿子內側,用的是設計巧妙的“勾掛墊榫”,即榫頭從榫眼的下半開口較大處納入,推向上半開口較小處,下半墊榫,使它不得下落,故亦不得脫出,一頭承托桌面。它具備傳遞重量和加固腿子的雙重功能。又因它半隱在桌面以下,不致于擾亂人們的視線,破壞形象的完整。羅鍋棖的加大并和邊抹貼近,使書桌顯得樸質多了,其效果和用材細而露透孔的羅鍋棖加矮老大不相同。


      加上桌心為原來的明制黑漆面,精光內含,暗如烏木,斷紋班駁,色澤奇古,和深黝的紫檀相配,彌覺其淳樸敦厚,允稱明代家具精品。


      注:矮(ài)老:短柱,多用在棖子和它的上部構件之間;


      牙條:長而直的牙子為牙條。


      第三品 厚拙

      鐵力高束腰五足香幾

      香幾用厚達二寸的整板作面,束腰部分,露出腿子上截,狀如短柱。短柱兩側打槽,嵌裝絳環板并鎪鑿近似海棠式的透孔。

      如用清代《則例》的術語來說,便是“折柱絳環板挖魚門洞”的造法。束腰下的托腮寬而且厚,一則為與面板厚度極其冰盤沿線角配稱,以便形成須彌座的形狀:二則因托腮也須打槽嵌裝絳環板,所以不得不厚。彭牙與鼓退用插肩榫相交,形成香幾的肩部,此處用料特別厚碩。足下的托泥也用大料造成。盡管此幾絳環板上開孔,使它略為疏透,足端收殺較多,多削出圓珠,施加了一些裝飾,其主調仍是厚重樸拙。


      類此的香幾很少見,可能不是家庭用具而是寺院中物,今天如設計半身塑像或重點展品的臺座,還是可供借鑒的。


      注:


      絳(táo)環板:用在家具不同部位,以家具構件為外框的板片,一般都有雕琢。


      插 肩 榫:案形結構的兩種基本造法之一。腿足上端出榫并開口,形成前后兩片。


      前片切出斜肩,插入牙條為容納斜肩而鑿剔的槽。拍合后腿足表面與牙條平齊。


      第四品 凝重

      紫檀牡丹紋扶手椅

      這種搭腦和扶手都不出頭的扶手椅,北京匠師又稱“南官帽椅”。


      椅足外扎,側角顯著。椅盤前寬后窄,相差幾達15厘米。大邊弧線向前凸出,平面作扇面形。搭腦的弧線向后凸出,與大邊的方向相反。全身光素,只靠背板上浮雕牡丹紋一團,花紋刀法與明早期剔紅相似。椅盤下三面設“洼堂肚”券口牙子,沿邊起肥滿的“燈草線”。


      管腳棖不但用明榫,且出頭少許,堅固而不覺得累贅,在明式家具中不多見。它應是一種較早的手法,還保留著大木梁架榫頭突出的痕跡。此椅氣度凝重,和它的尺寸、用材、花紋、線腳等都有關系。但其主要因素還在舒展的間架結構,穩妥的空間布局,其中側角出扎起了相當大的作用。有的清代寶座,尺寸比它大,用材比它粗,但并不能取得同樣的凝重效果。


      注:


      椅盤:椅子的屜盤,一般由四根邊框。中設軟屜或硬屜構成。


      洼堂肚:牙條中部下垂,成弧線狀。常見于椅子上的券口牙子。


      燈草線:飽滿的陽線。


      第五品 雄偉

      黃花梨嵌癭木五屏風式寶座

      圍子五屏風式,后背三扇,兩側扶手各一扇。后背正中一扇,上有卷書式搭腦,下有卷草紋亮腳,高約半米。左右各扇高度向外遞減,都用厚材攢框,打雙槽裹外兩面裝板造成。


      再用“走馬銷”將各扇連接在一起。中間三扇僅正面嵌花紋,扶手兩側則裹外均嵌花紋?;y分四式。但都從如意云頭紋變化出來,用楠木癭子鑲嵌而成,故又有它的一致性。寶座下部以厚重的大材做邊抹及腿,寬度達10厘米,也用楠木癭子作鑲嵌,花紋取自青銅器。座面還保留著原來用黃絲絨編織的菱形紋軟屜,密無孔目,因長期受鋪墊的遮蓋保護,色澤尤新。整體說來它裝飾富麗,氣勢雄偉,設計者達到了當時統治者企圖通過寶座來顯示其特殊身份的要求。


      注:走馬銷:栽榫的一種,榫子下大上小,由卯眼開口大處插入,推向開口小處,榫卯扣牢時,構件恰好安裝到位。如果取下構件,仍須退還到入卯處,才能分開。


      第六品 圓渾

      紫檀四開光坐墩

      坐墩又稱鼓墩,因為它保留著鼓的形狀;腹部多開圓光,又是藤墩用藤條盤圈所遺留的痕跡。


      此墩開光作圓角方形,沿邊起沿線。開光與上下兩圈鼓釘之間,各起弦紋一道。鼓釘隱起,絕無刀鑿痕跡,是用“鏟地”的方法鏟出而又細加研磨的。四足裹面削肩,兩端格肩,用插肩榫與上下構件拍合,緊密如一木生成,制作精工之至。


      將此墩選作圓渾的實例,雖和它的體形有關,但更重要的是完整、囫圇、圓熟、渾成的風貌。不吝惜剖大材、精選料,簡而無棱角的線腳,精湛的木工工藝,以至古舊家具的自然光澤(包漿亮),都是它得以形成這種風貌的種種因素。


      注:鏟地:用光地作地子的浮雕花紋。光地須用鏟刀鏟出,故名。


      第七品 沉穆

      黑漆炕幾

      不浮曰沉,沉是深而穩的意思,是浮躁的反面。穆是美的意思。故沉穆是一種深沉而幽靜的美。在明式家具中,能入簡練、淳樸、厚拙、凝重諸品的,必然兼具幽靜的美。今舉黑漆炕幾作為此品的實例,因其更饒沉穆的韻趣而已。


      此幾用三塊獨板造成,糊布上漆灰髹退光,不施雕刻及描繪。兩側足上開孔,彎如覆瓦,可容手掌。幾面板厚余寸。幾足板厚二寸,上半鏟剔板的內側,下半鏟剔板的外側,至足底稍稍向外翻轉,呈卷曲之勢。通體漆質兼好,色澤黝黑,有牛毛紋細斷,位之室內,靜謐之趣盎然,即紫檀器亦遜其幽雅,更非黃花梨、雞翅木等所能比擬。


      從式樣看,并非明式家具常見的形制,當出清早期某家的專門設計,然后請工匠為他特制。設計者審美水平頗高,對家具造型是深得個中三味的。


      第八品 濃華

      黃花梨月洞式門罩架子床

      床上安圍子和立柱,立柱上端支撐床頂,并在頂上安裝楣子的叫“架子床”,而正面又加門罩,作成月洞式(或稱“月亮門式”)的,又是架子床中造法比較復雜的一種。

      此床門罩用三扇拼成,連同圍子及橫楣子均用攢門的方法造成四簇云紋,其間再以十字連接,圖案十分繁縟。由于它的面積大,圖案又是由相同的一組組紋樣排比構成的,故引人注目的是規律勻稱的整體效果,而沒有繁瑣的感覺。

      床身高束腰,束腰間立短柱,分段嵌裝絳環板,浮雕花鳥紋。牙子雕草龍及纏枝花紋。橫楣子的牙條雕云鶴紋,它是明式家具中體型高大又綜合使用了幾種雕飾手法的一件,豪華濃麗,有富貴氣象。


      第九品 文綺

      紫檀靈芝紋書桌

      文綺一品,花紋雖繁,但較文雅,不象濃華那樣富麗喧熾。這里以靈芝紋書桌為例。

      先說一說書桌的形式結構:桌面攢框裝板,有束腰及牙子,這些都是常見的造法。惟四足向外彎出后又向內兜轉,屬于鼓腿彭牙一類。足下又有橫材相連。橫材中部還翻出由靈芝紋組成的云頭,整體造型實際上是吸取了帶卷足的幾形結構。這樣的造法在書桌中是變體,很難找到相同的實例。


      書桌除桌面以外遍雕靈芝紋,刀工圓渾,朵朵豐滿,隨意生發,交互覆疊,各盡其能,與故宮所藏的紫檀蓮花紋寶座,同臻妙鏡。晚清制紅木花籃椅。也常用靈芝紋,斜刀鏟剔,鋒冷畢露,回旋版刻形態庸俗??梢娂揖哐b飾,同一題材,由于表現手法的不同,美妙丑惡,竟至判若云泥。


      第十品 妍 秀

      黃花梨花鳥紋半桌

      類似大小的長方桌,北京叫“接桌”,又叫“半桌”。上部造成矮桌式樣,下連圓足,又是半桌中常見的造法。不過,造型、雕飾造的如此成功的卻不多見。

      桌面起攔水線。束腰造成蕉葉邊,起伏卷摺,如水生波,有流動之致。牙條輪廓圓婉,正面雕雙鳳朝陽,云朵映帶,宛如明錦;側面折枝花鳥,有萬歷彩瓷意趣。牙子以下安龍形角牙,迥首上覷,大有神采。足內安靈芝紋霸王棖。棖勢先向上提,然后又遠遠探出。這樣不僅可以把棖上的花紋亮出,而且巧妙地填補了角牙內露出的空間。此下圓足光素。著地處用鼓墩結束,上下繁文素質,對比分明。整體用才較細,比例勻稱,線條優美,花紋生動,有妍秀輕盈、面面生姿之妙。


      第十一品 勁 挺

      黃花梨一腿三牙羅鍋棖方桌

      “一腿三牙羅鍋棖”是明式方桌中的一種常見形式。所謂“一腿三牙”是指四條腿中的任何一條都和三個牙子相交。三個牙子即兩側的兩根長牙條和桌角的一塊牙頭,所謂“羅鍋棖”即安在長牙條下面的棖子,不過此桌雖屬此式,四足直立,不用側腳,此例權衡,花紋線腳也與一般常見的不同,其風格也別具一格。


      方桌用料不大。桌面噴出不多,所以安裝在桌角的牙頭既薄又小。腿子線腳不是常見的由混面或加陽線構成的“甜瓜棱”。而是別出心裁刨出八道凹槽。使人一眼就看出的是各道凹槽之間的脊線,條條犀利有力的銳棱。由地面直貫桌面。牙條不寬,起皮條線加洼兒,邊棱干凈利落。羅鍋棖上起作用的又是棖上的那幾條“劍脊棱”線腳。這些棱線的突出作用,它們又造的那樣的峭拔精神,使方桌顯得骨相清齊,勁挺不凡。


      第十二品 柔 婉

      黃花梨四出頭扶手椅

      這具扶手椅尺寸并不小,構件卻很細;彎轉弧度大,更是它的一個特點。

      搭腦正中削出斜坡,向兩旁微微下垂,至盡端又復上翹??勘嘲甯叨冶?自下端起稍稍前傾,轉而向后大大彎出,到上端又向前彎,與搭腦相接。如果從椅子的側面看,宛然看到了人體自臀部至頸項一段的曲線。后腿在椅盤以上的延伸部分,彎轉完全隨著靠背板。扶手則自與后腿相交處起,漸向外彎,借以加大座位的空間,至外端向內收后又向外撇,以便就坐或站立。聯邦棍先向外彎,然后內斂,與扶手相接,用意仍在加大座位空間。前腿在椅盤以上的延伸部分曰“鵝脖”,先向前彎,又復后收,與扶手相接。以上幾個構件幾乎找不到一件是直的。


      椅盤以下的主要構件沒有必要再出現弧線,但迎面的券口牙子,用料窄而線條柔和,仍和上部十分協調。


      明式家具構件的彎轉多從實用出發,這也是它的可貴之處。以上所述也可以說是明式扶手椅造法的一般規律。不過為了取得弧度,不惜剖割大料,而又把它造的如此之細,卻不多見。正因為如此,才能把構件造得如此柔婉,竟為堅硬的黃花梨,賦予了彈性感。


      注:聯邦棍:扶手椅扶手之下,鵝脖與后腿之間的一根立材,它下植在椅盤上,上與扶手連接。


      第十三品 空 靈

      黃花梨靠背椅

      這是一具比燈籠椅稍寬,接近“一統碑”式的靠背椅。直搭腦,靠背板上開正圓、下開海棠式透光,沿透光邊起陽線。中部嵌鑲微微高起的長方形癭木片。椅盤以下采用“步步高”趕棖,只踏腳棖下施窄牙條。四面不用常見的券口牙子或羅鍋棖加矮老的造法,而只安八根有三道彎的角牙。正由于它比一般的燈掛椅寬,后腿和靠背板之間出現了較大的空間。透光的鎪挖,使后背更加舒朗。


      作為座具的椅子,為了予人穩定感,下半部總以重實一些為宜,否則會有頭重腳輕之感,一般不使用角牙正是為此。但這具椅子由于上部間架開張,透光舒朗,下部用角牙卻非常協調勻稱,輕重虛實,恰到好處,整體顯得格高神秀,超逸空靈。


      第十四品 玲 瓏

      黃花梨插屏式座屏風

      插屏式屏風是明式屏風中的一種。屏風在兩個雕有鼓形的木墩上樹立柱,立柱前后用站牙抵夾。兩副墩柱之間施兩道橫棖及披水牙子將它們連成一個整體。柱內側打槽,嵌插可裝可卸的獨扇屏風。


      屏座及邊框用材粗碩,如果不在所有的絳環板上施加透雕的話,屏風是不會使人覺得玲瓏剔透的。明清之際流行的螭紋是一種非常有意思的圖案。利用尾部的分歧卷轉,任何空間都能被它填補的那樣圓滿妥貼。在直幅的空間中,螭虎可以疊羅漢似的任意疊下去。在橫幅的空間中,正中加一個圖案化的壽字,兩旁又可以用螭虎擺出對稱而又生動的紋樣來。由于在裝飾構圖上有許多方便之處,難怪螭紋成了當時的工藝品,尤其是黃花梨家具,可說是最常用的圖案題材之一。


      第十五品 典 雅

      黃花梨衣架殘件中牌子部分

      明式衣架上有搭腦,下有立柱支承。立柱下端植入墩座,并用站牙抵夾,衣架中部四木構成扁方框,橫材出榫與立柱交接。這一組構件北京匠師稱之為“中牌子”。它在衣架中占有重要地位,兩副墩柱仗它來聯結,衣衫要用它才能披搭,同時又是施加雕飾的重要部位。


      有雕飾的衣架,一般是在中牌子的扁方框內立短柱兩根,嵌裝三塊透雕的絳環板。這具中牌子卻采用攢斗的手法造出非常優美動人的圖案。紋樣是每一組四簇云紋間隔一團花,中間一層花紋是完整的,上上下兩層則各用其半。一般的四簇云紋都是用四枚云紋斗簇,再用栽榫來固定,這件中牌子的四簇云紋和團花是大片木板鎪刻出來的,修長的鳳眼,卷轉的高冠,犀利的陽文脊線,兩側用雙刀刻出的“冰字紋”完全是從古玉環、璧上的龍鳳花紋變化出來的。它避開了明式家具的傳統圖案,因而看起來新穎醒目,又由于它植根于更久遠的藝術傳統,而且善于吸收運用,故能優美動人。


      第十六品 清 新

      黃花梨六方扶手椅

      六方椅在明式家具中極罕見。少的原因除費工耗料外,更由于容易顯得呆板,很難造的美觀耐看。這具六方椅尺寸竟大于一般的扶手椅,又采用了比較復雜的線腳,不能不說是一種大膽的創新。大膽創新并不難,難在把六方椅制作的如此成功。


      椅盤以下為六方形結構,不過六方形不是等邊的,而是前后兩邊長,其余四邊短。這樣后背自然寬了,座位面積自然大了,垂腳坐或盤足坐都相宜,既美觀又實用。椅盤以下,只正面施券口牙子,余五面均用牙條,六足外面起瓜弧線,另外三面是平的。椅盤邊抹采用雙混面壓邊線,管腳棖劈料做。椅盤以上,搭腦、扶手、鵝脖、聯邦棍等都用甜瓜棱,通體使用了分瓣起棱的線腳,對上下的完整和諧并藉以破除呆苯起一定作用。一般來說,甜瓜棱習慣用于比較粗的直材。如桌(如一腿三牙式)、柜(如圓角式)的腿子上。此例用于靠背即扶手,顯得新穎脫俗。


      靠背板攢框打槽分三段裝板,上段雕云紋,中段光素,下段鎪出云紋亮腳。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又一反常例把上段造的格外長,云紋壓的很低,為火焰似的長尖留出空位,鋒芒上貫,犀利有力,格外精神。這又是裝飾上的創新。

      日本理论片在线看2828
      <label id="9tykt"><track id="9tykt"></track></label>

      1. <tbody id="9tykt"><output id="9tykt"></output></tbody>
      2. <rp id="9tykt"><acronym id="9tykt"><u id="9tykt"></u></acronym></rp>
        <dd id="9tykt"></dd>